suzunaさん

おそ松girl,比较杂食,不定期更文。

收到啦~!超级开心的!实物超好看!特别精美!实在太喜欢了,呜呜呜。。
非常幸运能够抽到! @Nory 会一直关注太太也会一直爱松的!他们有那么好~!太太有这么(比划)这么这么棒~!是天使!是神仙!(心情激动语无伦次疯狂赞美ing)

是末子的本战啊!!!投票啊啊啊!可以的话真爱票投起来啊!椴松小天使上啊~!!!!!!❤💙💚💜💛💗

给尼桑拉票!投他!osogirl们你们在哪里!举起你们的手!投票!b萌男子b组!速度都在!投啊!(亢奋)
https://m.bilibili.com/moe/m/2018/jp/home?step=2

moira(预告)

宗教paro,全员向,偏おそカラ
(是伪更)

阴雨与晴空伴着时光流逝......
海风吹起的不仅是白帆还是理想,森林培育的不仅是生灵也有温柔坚强的心。
黑色的灾厄笼罩大地,恐惧与猜忌交织成悲剧。
地狱之火终将希望与绝望一并燃尽。
命运(moira)之中所有人都是受害者。
这不是讲述希望歌颂光明的故事。
这是童谣背后被埋葬的宗教剧。

“呜哇~!小松!”
“为什么?!到底为什么?!”
“哦!十四松你这家伙不错嘛!挺能干的嘛~!”
“一松,totti不在名单上的吧?”
“十四松!!!!!”
“给我闭嘴!!!滚!!!”
“我会想想办法的……”
“是我的错……是我……都怪之前太大意了,好事发生了就会有坏事发生……应该规戒的……都怪我……”
“那是什么?!村子咳咳咳咳……!!”
“你们,都得陪葬。”
“靠你了。小松。”
“别丢下我……”
“小松你这里的饭还是那么好吃~啊,再来一份这个汤……唔唔还有面包也再来一份……”
“大家准备好了吗?要跳喽~!”

松野六棵松们~!破壳日快乐~!❤💙💚💛💜💖

moira(15)

宗教paro。全员向。偏おそカラ。
是年中回~!
有点长篇大论(其实是想交代一下设定)

其实你也挺普通的嘛~

事情大条了。
一松坐在壁炉旁边的地毯上,余光时不时飘向坐在旁边矮凳上翻着椴松的书的轻松。
空松和椴松一起去采草药了,十四松和小松又跟去打猎(玩耍)了。
自己不想去就留了下来……
但是谁想到是和这家伙独处啊!
我根本就和他不熟啊!
一松悄悄看向一旁正经看书的轻松。
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看书。呜哇,是真正的正经的家伙……这让我怎么跟他融洽的待在一起啊!
啊,好尴尬。
坐立不安的一松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,他看向四周……
嘛,先去屋顶避难好了……
于是一松站起来,抬头却和同样放下书站起来的轻松四目相对。
呜哇!!!
没办法,一松只好坐下。
而对面的轻松也坐了下来。
这什么!为什么这么同步!这不是没办法行动了吗?!
太尴尬了!!!
一松觉得自己都要急出汗了,焦躁下只能试图找个话题:“今天,天气不错呢。”
一松小心的看向轻松,努力维持着漫不经心的自然状态,实际上焦虑的快要炸掉了。
对面穿着白袍的湖神轻松面目表情的看过来,似乎是没有想到对面会搭话,那小眼睛里流露着一丝惊讶:“呃。嗯。是呢。”
对方答话了。虽然没什么内容。
“明天的天气会是什么样的呢?”一松僵硬的开口。
“嗯。什么样的呢。”轻松重复。
“会下雨吗。之前几天还阴天来的。”一松勉强的说。
“嗯。不知道。”轻松简短的回答。
“……”一松看着轻松,终于不知道能再说些什么了。
嗯。没办法。
我没办法跟这个人相处。
一松叹了口气,放弃一般的转身起来准备去书架上找本书看看。
但是伸出手的同时,另一只手也进入了视线。
一松又坐回原地。
这什么!!!!!
为什么又想到一起去了!!!
啊!够了!
“呐,不要这样吧。”一松破罐破摔的探头看向对面坐在矮凳上的轻松,“这样我都没办法呼吸了,太尴尬了。”
“嗯。同意。太尴尬了。”轻松附和。
“啊~”两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,放松下来,身子弓起来,抬手撑住脸颊。
“我们也太合拍了吧。可怕。”一松说。
“嗯。可怕。”轻松说。
“你是那边那个湖的湖神?我看你使用的都是控制水的法术。”
“啊,是的。我是湖神轻松,掌管圣水湖及周围一切澄净的水。”轻松放下手,看着一松说,“你是死神?出现在这边是因为大灾害的任务?”
“啊,对。我是死神一松,这一片现在归我负责。”一松放下手,看着轻松,“说起来你也知道大灾害啊。”
“嗯,虽然这种事跟我没什么关系,但是毕竟是神,所以还是姑且知道的。”轻松说,“不过要说你们死神很厉害啊,掌管人类的生死什么的……”
“哪里哪里,我们只是给人间带来死亡的渣滓而已,是收割灵魂的苦力罢了。”一松摆摆手,恭敬的说,“还是你比较厉害,掌管圣水湖,也就是有净化的能力吧?这不是很神圣很光明很伟大的嘛。”
“哪里哪里,我虽然掌管圣水但是本身不可以随便使用的,而且说到底圣水这东西作用也没有很大啦,一旦污染就什么用都没有了。”轻松也摆摆手,同样恭敬的说,“可以算是闲职一样的存在啦。怎么能比得上你这种能实际做事的存在啦。”
“我这边也是有各种各样的限制的,逾越一步都是被禁止的。什么都做不到的,还不如一个人类的可能性多。”
“都是一样的啦。”
“一样的啦。”
两人笑着笑着,晃过神来发现凑的异常近的脸,愣了一下,双方迅速后退到房间的两边。
说太多了!
一松背对着轻松,面冲着墙缩成一团。
一不小心大意了,说太多了!
轻松也以同样的姿势面对墙坐在另一边。
两个人又尴尬起来。
“一……一不小心就说太多了。咱们,咱们重新来过吧……?”轻松尴尬的说。
“嗯……重新来……”一松缩在自己的腿间闷声说。
“你,你有什么喜欢的事吗?平常……比如说平常会做些什么呢?”轻松结结巴巴的说。
“平常……就是工作,也没什么……”一松想了想,“啊,我还,挺喜欢猫的。”
“猫?啊!的确我看到你经常和椴松的猫一起玩呢。”轻松笑着说。
“嗯。是的。不过我跟椴松也不是很熟……”一松说,“你倒是跟他们都很熟。”
“嗯?椴松的话,是因为之前遇到的时候被他拜托教他识别各种植物以及一些常识。十四松和小松也都是偶然认识的……”轻松回想着,“啊,说起小松,你们不也是旧识吗?”
“啊,那个,其实说是旧识也只是认识那种程度吧……我们也不是很熟。”一松闷闷的说,“不过他的传闻倒是有听说一些。”
“诶~?什么样的传闻?”
“那家伙,是女王豆豆子的直属恶魔。据说能力是仅次于女王豆豆子的强大。”一松说,“虽然性格就是你见到的这个样子,但是豆豆子对他格外纵容所以也没人管得了他。是真正的有强大后台可以为所欲为的家伙。”
“这样啊,虽然之前有多少猜到,但是亲耳听到还是吓一跳。”轻松回头看向一松,“所以即使是现在这种大灾害的前提下,他也这么悠闲啊……”
“嗯,虽然也有说好像是翘掉了女王交代的任务被女王关了禁闭……但你看他现在在这活蹦乱跳的,所以估计是逃走跑到人间界……”一松撇撇嘴说,“只可惜他太强,不然大概早就被抓回去了吧。”
“除非是女王亲自来抓人啊……不过这个时候女王也很忙的吧……”轻松点点头,“这点和十四松很像呢。”
“他怎么了?”一松回头看向轻松,“呃,我是说,我也正奇怪,天使就这么一直待在人间,是有什么任务吗?”
“不是。十四松只是偷跑出来人间界玩而已。”轻松笑笑,看着一松给他解释,“他不太喜欢天界的气氛,具体发生过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,总之原来还会经常回去,现在仿佛要一直留下来一样……”
“嘛,反正大灾害会持续一段时间,稍微溜出来一段时间应该也可以……的吧……”一松扭过头看向别处,小声嘀咕,“现在不是,挺开心的嘛……”
“嗯?你说什么,一松?”轻松探了探身子询问。
“没什么。”一松扭过头,看向轻松,“话说你觉得人类……怎么样?”
“怎么样?”轻松重复。
“嗯,怎么样?”
“怎么样?嗯……也没怎么样吧。就是些什么都不知道也不会法术的家伙吧……”轻松坐直身子想了想,“啊,不过椴松会法术啊……倒是空松,什么都不知道还能跟咱们在一起呢,他也真是够奇怪的。”
“你觉得,人类是有被什么限制的吗?”
“嗯……这个嘛,他们的确跟我们不太一样……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没有?在我看来是非常幸运能存在至今的存在,之前不也有……”轻松手比划着,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。
“所以……你觉得他们是否能做到些什么……?”一松打断轻松的话,却也没能问完就被冲进屋内的人打断。
“我们回来啦!”空松跑进屋里对着屋子里两个人说,“要回教堂了!一松!轻松!”

moira(14)

宗教paro,全员向。偏おそカラ。
这次是久违的笨蛋top two组合www
是久违的更新(?)

嘿!听说你也经历过苦难?哈!你也是个倒霉蛋啊!

我到底,是谁呢?
喉咙好干……好难受……
救救我……
神父大人……修女妈妈……
好难受,好难受……好痛苦……
救救我……
空松猛的打了个激灵,睁开了眼睛。
他喘着气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,一边注意四周的情况,一边慢慢从地板上坐起来。
不远处壁炉的火焰烧的木柴通红,偶尔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。
空松咽了一口口水,发现喉咙干的发痛,他抬手想擦擦脸上湿乎乎的冷汗,余光看见了身边的几个呼呼大睡的人。
身边小松轻松十四松一松椴松横七竖八的睡成一片。
啊,是嘛,喝了椴松珍藏的杨梅酒就睡过去了啊。
空松看看几个人,搬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小松的头,十四松的胳膊,起身走出门外。
夜空悬着明亮的半月零星的几点星缀在苍穹,夜风拂过未干的汗渍带来阵阵寒意,树影沙沙作响为安静的夜色奏着安宁祥和的安眠曲。
空松来到屋旁的井旁,轻轻放下水桶,在井下黑暗灌满桶后又慢慢拉上来。
月光映在桶里的水面上,一闪一闪发着明亮的光。
清澈的水。
空松就这桶喝了几口水,然后用手捧出一些扬在脸上。
噫,好冰。
水从脸上流淌下来,空松抹了一把脸,出神的看着摇曳在水桶里的破碎的月亮。
壁炉里的火在静静烧着。
“什么?这都几点了你知道吗……?你不睡吗?”忽然身后想起一个含糊的带着睡意的声音。
空松吓了一跳,他回头看去:“噫!小松!”
“怎么了空松?你睡不着吗?”小松飘在半空中揉着眼睛慢慢靠近,“哇,你不冷吗……”
空松愣了愣,张张嘴想说什么,开口却是疏离的话语:“……嗯,我一会儿就回去了,小松你先去睡吧。”
说着空松还对着小松笑了笑。
“嗯…………”小松歪了歪头,盯着空松不知道想了什么,随即他飘到了空松面前,在井的边沿上坐下来,翘着腿,看着旁边的椴松的房子,不在意的说,“……哎呀~杨梅酒很好喝呢,椴松真是总有好东西呢~!”
“诶?”空松一瞬间有点反应不过来,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得僵硬的点点头,“呃,嗯,真厉害啊,椴松。”
“……嗯~”小松看看空松,接着移开视线,“不过轻松那家伙真是的,平时一副正经的样子就会说大道理,其实比谁都暴力,本性也是个人渣呢~哈哈~”
“啊,嗯。”
“不过要说最厉害的果然还是十四松吧~?那家伙是什么?哇呼~!怪物嘛?!不管是精神还是行为都太超乎常理了吧?!真的有这种家伙存在啊?!怪物吗?怪物吧那家伙!也太奇怪了吧!空松你看到那家伙的笑了吗?!一般人会那样的笑吗?不会吧!”
“诶?”空松被小松说得反应不过来了。
“哇!真是,我真的头一次见到那样的……”小松越说越激动,他一副惊恐的样子对空松说着,“他在啃轻松的头喔!而且之后还把自己的头变得那~么大~!太吓人了吧!他到底想干嘛啊!”
“哦哦哦!”空松仿佛也想起来刚刚震撼的一幕一样,发出激动的声音。
“而且他的力气也太大了吧!一般会有那么大力气的吗?!他可是把你整个人都丢出去了!那个!我认真看了,是真的没用任何法术的……也就是他真实的力气……”小松说着抬手捂上自己的脸,“那是什么啊……怪物都没办法形容了吧……!太可怕了……”
“啊,是这样的吗?”空松看着小松努力思考着。
“是的哦!你不这么觉得吗?空松!太奇怪了吧!十四松那家伙……!”小松猛的抬起头抓着空松的肩膀使劲摇。
“啊啊啊……”空松拍开小松奋力摇着自己的手,反过来一把按住小松的肩膀,“冷静,小松!十四松只是……只是力气比较大,比较……容易激动而已!不要说他是怪物!”
“哦……哦哦。”小松愣了愣神,随即拍拍翅膀摆脱了空松的桎梏,认真的对空松点点头。
空松也对小松点点头。
两个人抬手紧紧握住对方的手。
“封印吧!”
两人达成共识。
“啊~解决了解决了~回去睡觉了~走吧走吧~”小松飘开,伸了伸懒腰,往屋门口飘过去,“空松走啦~别傻站在那里吹风啦~丢下你咯~”
“啊,嗯,等等我小松!”空松连忙跟上小松,往屋门处跑去。
屋内的壁炉里,炉火静静地烧着。

断更预警。
更新是不存在的,考试将近,根本腾不出手更文。我们5月15号之后见吧~!(在考试边缘翻滚)
p.s.  放个moira的预告:之后应该是长兄回吧。。。大概(望天,我才不会说我其实卡在kara的设定展开部分很久了,文笔差怪我,不知道以什么方式讲述kara的过去。。。)。暗黑预警。六子身世都不是什么轻松的故事。
嗯,就酱。我们下月中旬再见~

贺文

百粉贺文~!おそカラ!
玩具车!食用愉快!(遁逃)

“空松~”
“干嘛?”
“你看,铃奈酱都已经100粉了~好厉害呢~”
“哇哦~!是嘛!好厉害呐!”
“对吧~所以呢,为了答谢粉丝,铃奈酱就让我们来制造点福利回馈给大家~”
“……诶?”
“空松~哥哥我要跟你当众亲亲我我了~好害羞哦~”
“什……?呜哇!小松……”
空松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小松一把推倒压在身下。
“话不多说,现在就开始吧~空松~☆”小松压在空松身上一边笑着说,一边开始扒空松的衣服。
“啊啊啊!这根本就是你自己想做了吧!混账小松!”空松慌乱的推搡着小松却没能实际阻止小松的动作。
“诶~有什么办法啊,铃奈酱的文风实在太清水了啦~moira正片里不要说是做了,咱们两个连亲亲都没有!连像样的肢体接触都没有喔!哥哥我好伤心啊~已经忍不下去了啦~”小松脱掉空松衣服,又不满的说着脱掉了自己的衣服。
接着就俯下身亲了亲身下的空松的脸颊,手开始四处游走在空松的身体各处。
“说什么……呜,moira明明是全员向的……”空松被小松熟稔的动作激得轻轻颤抖,嘴里却还在试图辩解着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的事。
“胡说!明明有好好的打着おそカラ的tag不是吗!那就是我们两个的lovelove的故事!不要说什么只是偏12这种谎话了!明明连铃奈酱自己都是12本命还说什么喔~反正写什么向的文都会变成12向的文啦~”小松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道理,末了还勾起嘴角得意自己的正确理论笑起来。
“什么鬼逻辑……呜嗯~小松你还真是不讲道理……嗯~”空松看着小松的笑容有点晃神,心脏在胸口猛烈的跳动着,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不受控制的就要燃烧起来了。
“诶~那……空松不想做吗?”小松忽然停下挑逗空松小弟弟的手指,看着空松问。
“诶?”空松愣住。
“你不要做吗?”小松发问,低头看着空松的小弟弟,轻轻用指尖戳戳已经开始渗出透明液体的泉眼,“这里,明明已经变得这么有精神了~?”
“呜呃~!别,小松……”被刺激的打了一个激灵的空松,伸手拉住小松的手。
“嗯?”小松抬头看向空松,等着他回答。
空松移开视线,小声嘀咕:“我……想做……”
“什么什么?我没听清。你大点声说啊,空松~”小松笑起来。
这混蛋肯定听到了!可恶!恶魔!
“你……!”空松被逼急了,干脆的看向小松摆出了自认为帅气和充满吸引力的表情,用着深情的嗓音说,“我也……我也想要感受小松对我热烈的爱意!来吧!让我们一同前往热情的国度与彼此起来一场盛大的庆典唔唔唔……”
小松捂住了空松的嘴。
“啊!好痛!你不要出其不意啊!空松!你是想让哥哥我阳痿吗?”小松皱着眉头苦恼的说,“真是的,明明二期也没怎么痛了,怎么在同人里还是会时不时痛一下啊?中出你哦~”
说完看见空松不挣扎了就放开了他。
但是也顺便将空松的腿放到自己的身体两侧,自己也往前凑了凑。
“呜哇……!”空松被放开,可以再说话了,他换了一口气,然后认真的叫了小松的名字,“小松。”
“嗯?”小松抬起在对准位置而低下的头,看向空松。
“我想做。我们来做吧!”空松说。
小松愣了愣,脸上开始发烫,随即笑开了:“好呀~乐意之至~♡”
“不过首先,要先拉灯呢~”
“这么可爱的空酱,我可不想给别人看哦~”